家属们默默走进陌生的监区

2018-10-12 19:02

对于这些服刑人员和探视家属来说,这场饺子宴,就等于是深圳监狱为他们提前安排的春节团圆饭。浓浓的亲情和香喷喷的饺子化作服刑人员积极改造的源泉。

这件事给狱警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决定想方设法也要让5年多没有见过面的母子,在马年春节前实现团聚愿望。

来自湖南省新化县圳上镇的毛阿姨和她的大儿子龚高强坐在后排一个角落里,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望着台上正在表演的一个小伙子。那是她的小儿子龚某胜,而此时,23岁的小龚还不知道亲人已经悄然来到自己身边。

探视队伍很快来到四监区。服刑人员特意为亲人们敲响锣鼓,他们用醒狮表演告诉每个远道而来的亲人:迷途的孩子,现在已经觉醒,他们的内心,渴望重新得到亲人和社会的承认。

在陪同服刑人员亲属的队伍中,深圳监狱副监狱长高东春不时小声提醒着监狱警官,照看好所有探视人员,要把每一个细节都安排周全。

这是一个流传于美国的故事。在一辆长途汽车上,后排座位坐着一位沉默不语的男子,他郁郁寡欢,忧心忡忡。在同车游客的盘问下,他终于开了口,原来他刚从监狱获释,获释前他写信给妻子:“我是一个罪人,我想回家。我将乘坐一辆长途汽车经过家门口。如果你能原谅我并且重新接纳我的话,请你在家门口的老橡树上系上一条黄丝带。如果我看见了丝带,我就会下车。如果我没看见,我就会随车而去,永远不会去打扰你……”

醒狮表演结束后,服刑人员改换队形,在音乐中,他们认认真真地为亲人们表演了一个手语操——《从头再来》。亲属们的队伍中,开始传出啜泣的声音。而表演手语操的五尺汉子们,也都禁不住让泪水模糊了视线。

因为实在无法赶上21日上午的统一探视,监狱警官们没有把这一消息告诉龚某胜。他们想在新年到来前,给这个在监狱中因积极改造、目前已是监狱乐队长笛手并已通过长笛6级考试的小伙子送上一个意外惊喜。

上午9时30分,监狱的铁门缓缓打开。在狱警的带领下,家属们默默走进陌生的监区。他们胸前,无一例外地系着深圳监狱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一条黄色丝带。细心的深圳监狱警官们特意用这种方式,让服刑人员感受亲情的召唤。

来自重庆的服刑人员蔡某东和父亲、哥哥一边包着饺子,一边唠家常。“好好服刑改造,莫挂记家里,将来出去后,好好做人好好做事!”蔡某东的父亲细心叮嘱着。“放心吧,我一定记住您的话。这里的警官对我们很好,我们平时还有很多技术培训,电工、烹饪、木工、音乐,考过了还能拿到资格证。”蔡某东很体贴地宽慰父亲。

1月19日才拿到深圳监狱解决的往返车票的毛阿姨和大儿子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乘汽车赶到县城,再从新化上火车赶到深圳东,然后转地铁到双龙,又换乘两趟公交车才于21日中午赶到深圳监狱。

远远地,站在队列中的洪某某与白发老母的视线相遇。他的眼眶瞬间湿润——母亲老了,她的目光中既有即将与儿子相拥的期盼,又饱含着难以言表的苦楚。

2008年,刚满18岁的龚某胜因卷入一宗绑架案锒铛入狱。此后,父母因身体不好、家境贫寒,5年多都没能来探视。2011年,龚高强和姐姐好不容易攒钱来深圳探视弟弟,不料在路上丢失了身份证,赶到监狱门口却因证件不齐无法探视。无奈之下,龚高强只好含泪给弟弟留下一封家书,然后带着遗憾回到了家乡。

此时,在高墙内的四监区,接到通知的部分服刑人员已在监狱警官的带领下,在操场列队等待。得知老母亲和弟弟即将来监区看望自己,来自盐田区的服刑人员洪某某心里五味杂陈。3年前,洪某某因贩毒被判入狱,在狱中他痛定思痛积极改造,去年连续12个月获得监狱表扬。眼下他刑期将满,可就在1月7日,他70岁的老父亲却因罹患肺癌带着遗憾辞世。

表演结束后,监狱警官让龚某胜转过身去背对舞台闭上眼睛。然后,在所有人静静的注视下,毛阿姨和龚高强被领上舞台站在龚某胜的身后。获准转过身来的龚某胜先是短暂的一怔,随即猛地扑到亲人怀里。全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汽车离男子原先和妻子一同生活的小镇越来越近了,乘客门都挤在车窗前眺望着,而那名男子则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小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忽然,车里沸腾起来,乘客都欢呼雀跃,甚至有人掩面哭泣。因为大家看到镇口的老橡树上挂满了上百条黄丝带在风中飞舞,男子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

结束了手语操表演的服刑人员们拿出他们送给亲人们的节日礼物——一封家书、一张近照和一朵鲜花。而亲人们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黄丝带走上前去,为他们的儿子、丈夫亲手系上。深深拥抱,十指紧扣,泪流满面。

在二楼监舍,服刑人员陪着亲人参观内务。来自福建漳州的服刑人员黄某生拉着妻子和弟弟不停地介绍,告诉亲人他一切都好,让他们放心。几年前,黄某生因为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获刑,如今,他在深圳监狱改造。